BIM標準化,BIM標準化“繪圖術”"> BIM標準化,BIM標準化“繪圖術”">
官方微信
關注微信公眾號
咨詢客服

QQ咨詢:

點擊咨詢

咨詢電話:

13959264852

5cdd2dc095060.jpg

發布于:2019-06-13

在古希臘的模型制作中,模型總是比目標建筑縮小許多倍的。從幾何學上,這是相似形原理,簡言之,希臘建筑美學的“比例”體系就是一套以相似形比例控制而不限定尺度的美學法則,這與建筑師從推敲小尺度模型開始到完成等比例的大尺度建筑的工作過程不無關聯。在有限的比例控制下,不僅方便模型的制作和推敲,同時也有利于建筑要素的規格化制作。這是一套極具優勢的建筑法則,從古希臘時代創生的多立克、愛奧尼和柯林斯三種柱式,古羅馬時代增加了塔斯干柱式,文藝復興時代增加了組合柱式,五柱式的法則在古典主義語境下沿用至今,這或許是最早的也是貫徹最長久的“標準化”體系了。 

腿腿教學網-BIM標準化,BIM標準化“繪圖術”


可惜的是,工業化并沒有推動現代建筑將標準化貫徹到底,不斷膨脹的資本動機反將建筑形式推向不斷求新求異的怪圈。如前文討論的,剖切一投影圖的繪圖術體系首先對斷面而不是獨立的建筑構件負責,可以說從文藝復興以來,建筑師一直是在剖切一投影圖的體系下頑強地堅持著古希臘以來的標準化。這可以解釋為什么相同的繪圖術用于古典建筑時對美術素養的要求如此之高,因為多數作為體量呈現的建筑要素并不適宜在剖面或立面中推敲,故而更多地要交托于雕塑和繪畫。現代主義以來,由于拋卻了古典建筑美學,傳統美學標準所賴以立足的比例體系也隨之沒落,功能主義促使建筑師們賦予建筑平面更多的復雜性,卻在現代美學的傾向下將建筑要素的形式不斷簡約化,加之價值取向上更重空間而漠視實體,事實上,標準化一直沒能真正得到發展。 

相比之下,BIM模型的操作是可以以分類體量要素而非斷面為基本單元的,這是推敲和表達標準化構件的前提,尤其是在裝配式技術的前提下,標準構件可以被建模、引用并裝配起來。就建筑建造程序而言,這種“標準構件+裝配邏輯”的方式遠比“整體剖切+詳圖剖切”的方式更匹配標準化的邏輯。 

不過單就體量要素建模這一點而言,BIM模型的優勢并不比其他建模工具更明顯。另外,如果標準化僅能應用于裝配式技術,也極大地將標準化概念狹隘化了,BIM技術下的標準化機制,其實遠不止于此。以Revit平臺為例,Revit的分析邏輯并不從幻燈片式的“圖層”出發,而是以定義建筑要素性質的“類別-族-類型”(category-family-type)系統,如“墻”、“柱”、“梁”、“板”等都是典型的類別;而以墻為例,同一類別的“墻”往下細分,“磚墻”、“混凝土墻”等又分屬于不同的“族”;同屬于一族的“磚墻”,再往下細分200mm厚度、300mm厚度等又屬于不同的“類型”。這些都基于建筑邏輯,故而可以在“類別-族-類型”分類系統控制下更充分地設置標準化參數;進而,對于同“族”而又不同標準規格的建筑要素,在Revit中可以通過創建“類型”選擇設置分級的標準規格、自由的輸入規格以及各種定值或變量,這意味著建筑師有機會在確定具體的標準化規格之前,先選擇合適的建筑要素,隨著設計的深入,再逐步敲定、修改以及豐富要素規格,而這些經過推敲的要素,可以在其他的位置甚至其他設計中被重復引用,并繼續不斷深化和豐富。 

BIM平臺中的標準化功能,不僅能幫助建筑師在不轉換表達邏輯的前提下完成設計,同時也實現了模型建立上的標準化機制,由于系列標準蘊涵于相同的“類”(Revit中為“類別”)中,使得建模上的標準化更勝于建造的。所以,許多應用BIM技術在兩三年以上的設計團隊,由于有了充沛的標準化要素的積累,可以大幅提高設計和建模效率。 

第二,從建筑師的從業任務上看,最大的變化莫過于“信息化”的引入。站在行業和學科的常規狀況上看,數百年來的建筑師都更擅長處理圖形信息,設計過程中,多數問題都是在圖面上推敲的,而對于圖形以外的技術信息、邏輯信息以及概念信息等等,其信息量大概就相當于設計說明加上標注的規模。BIM的信息功本身并不能豐富信息量,它僅相當于一個更大的信息容器,面對如此巨大的信息容量,以今天建筑師的知識結構和信息駕馭能力,是否做好準備了呢? 

腿腿教學網-BIM標準化,BIM標準化“繪圖術”


第三,即便回到圖形信息本身,從二維圖紙到三維模型的轉變,也絕非繪畫與雕塑的類型差別。對于終將訴諸三維的建筑,二維圖紙上所呈現的真實空間和體量狀況是相對有限的,當許多詳情都要基于“空間想象”的時候,對質量很深度的嚴格把控也無從談起。對于現行的剖切一投影專業圖則而言,行業里通常只需要控制到讓整套圖紙“交圈”(在許多情況下這都屬奢望),而在剖切面以外,在那些圖紙并未交代的地方,問題是可以被擱置的,許多問題甚至可以被滯后到施工現場才得到解決或不解決。而在模型空間中,所有的有形問題都將在建模過程中得以呈現,比如設備專業在建筑空間中的走位,大量碰撞必然在設計階段被檢視出來,這從建筑過程的全周期來看,當然是好事,但不能忽視的是,無形中建筑師的工作強度和壓力也成倍增加。在提醒建筑師準備好更飽滿的熱情和責任心來應對新挑戰的同時,建筑行業是否也準備好為建筑師未來增加的付出提供回報了呢? 

第四,“建筑信息模型”先天的“建筑”屬性,是它區別于犀牛、SU等模型工具的本質特征,換言之,其他模型工具都不受形體類別的限制,而BIM模型則僅適用于建筑。這種專業化模式一方面讓BIM技術得以更加專注地應對建筑的技術問題,并形成有序的建筑信息框架;但另一方面,先在的建筑要素分類也在某種程度上束縛了建筑師的思維。如Revit平臺中作為基本信息和圖形框架的“類別”,就是基于“樓梯”、“墻”、“樓板”等典型的建筑構件進行分類的,建筑師要執行建筑操作時,需要先選擇在既定的“類別”下創建,而智能化的BIM運算也基于這些分類來進行。如果我們狂想手握BIM技術的是卡洛?斯卡帕,他的樓梯是否也適宜在“樓梯族”下創建?或者當他進入了“樓梯族”界面后,是否還能構思奧利維蒂展廳中“東拼西湊”的樓梯? 

當然,我們該有的焦慮和警醒一定遠不止于此;當然,我們也有理由期待,隨著技術的發展和完善,許多問題都可以被解決。但是,鑒于我們前面對16世紀以來繪圖術發展的回顧,鑒于仍未被CAD解決的剖切一投影圖的不夠直觀,鑒于仍未超越幻燈膠片的圖層邏輯的分析性,鑒于城市中仍未因計算機參數化而減緩的非理性形式泛濫,鑒于近五百年來建筑師未嘗被撼動的工作方法……諸如此類,許多東西是古老的建筑學所不能改變的,更是人類天性中的棲居本性所不能改變的,我們更不能苛求由一門技術來改變。或許,我們今天所看到的BIM的無奈,會成為此后數百年建筑師們不得不面對、甚或不得不遺忘的現實。 

來源:行知部落


轉載請注明來源本文地址:https://www.tuituisoft/bim/2843.html

3d六码复式中奖金额